首页
>今日武威>媒体看武威
“播雨”祁连山
——武威市人工影响天气工作掠影
“播雨”祁连山
信息来源: 甘肃日报 作者: 杨唯伟 郭小芹 发布日期: 2021-09-07 08:36 浏览次数:

天祝县天堂寺大通河沿岸的生态改善得益于人工增雨雪。 新甘肃·甘肃日报通讯员 赵世鹏


2010年之前,武威人影火箭作业多以流动作业展开,作业条件差。武威市人影办供图


南营炮点37高炮作业场景。 武威市人影办供图


人工增雨雪作业,让天祝县水源涵养林郁郁葱葱。(资料图)



祁连山4000米以上山脉占三分之二。当东南季风远道而来时,祁连山变成一道屏障,从东南到西北,暖湿气流越来越弱,降水量越来越少,从几百毫米到几十毫米,干旱越来越明显。

石羊河是祁连山下一条内陆河,是武威人民的母亲河。30年前,受无序开发与气候变暖等因素影响,石羊河流域生态告急,沙进人退,尾闾青土湖干枯。

2012年,国家吹响祁连山生态保护与建设综合治理工程建设的号角。武威市委、市政府围绕石羊河流域生态环境重点治理,确立了“天上水、地表水、地下水”“三水”齐抓的方针,将人工增雨(雪)作为实施建设生态大市战略、增加水资源总量的重要手段之一,为抗旱减灾、缓解水资源供需矛盾和生态文明建设提供有力保障。

“近十年来,祁连山流域年降水量增加14.4%,河流年平均流量增加10.8%,植被面积每年增加388.6平方公里,青土湖水域面积达到26.7平方公里,连片水体就有14.5平方公里,生态环境得到明显的改善。”武威市气象局局长陈雷介绍。

初秋时节,青土湖碧波荡漾,水鸟成群,从寸草不生到绿水环绕,这背后离不开一群人,他们是默默守护祁连山的人,是人工影响天气的工作者。


拓 荒


武威市人工影响天气工作始于1995年,起初由水利部门管理。

“高炮”两个字听起来令人生畏。人工影响天气,还得打高炮?在解放军某部官兵的特别指导下,两场增雨作业让当地政府看到实实在在的效果。

2000年,人工影响天气工作划归武威气象部门。2010年,在甘肃省气象局的支持下,武威市人工影响天气办公室正式挂牌成立。

从移动作业点到标准化作业点、从马灯照明到实景监控、从电话指挥到平台调度……自此,一代代人影工作者持续为祁连山生态修复、石羊河抗旱蓄水、农业防雹减灾、城市大气污染治理默默耕耘,不辞辛劳,将“水浇根,雨浇心”的艰苦奋斗精神大写在这片绿洲上。

二十载辛勤耕耘,让越来越多的人了解到,人工影响天气工作主要是利用高炮、火箭、飞机、焰弹、烟炉、烟雾发生器等设备设施,开展人工增雨(雪)、防雹、消雾、防霜等活动,是气象服务于防灾减灾救灾、保护人民生命财产安全、生态文明建设等国家重大战略实施和重点领域的重要科技手段之一。

回溯来路,拓荒时期,武威人影发展史上最骄傲的当数炮手。青林、康宁、南营,是武威市最早的三个炮点。“高炮打一晌,雨水下半城”。一门高炮配5至7个人,一个是气象工作者,什么时候打、朝哪里打、打多少发,都由他说了算,其他人都来自水利系统。

“高炮进点这天最厉害!三门高炮锃光瓦亮,沿着主街缓缓而行,炮手们肩扛大红花,身穿迷彩服,一个个站在炮盘上。街上全是人。启动仪式上,炮手们高呼:向天要水!”说这话的人名叫闫湖。

闫湖今年66岁,是一名老炮手。他说:“这种仪式一直持续到2010年,也就是建成固定作业点后才不做了。4月份进点,10月份撤点,敲锣打鼓,颇有气势,如果在现场,就知道什么叫厉害!”

聊起当炮手的日子,闫湖精神抖擞。“我是通测短训班毕业后到松山气象站,工作3年,就到打柴沟做高炮防雹,一干就是8年。”闫湖口中的松山、打柴沟,位于祁连山东段的天祝藏族自治县,平均海拔高于2700米。

“1995年我被抽调去了青林炮点,2004年退休,2005年被返聘到南营炮点。南营地形复杂,实际作业全靠经验,我将每天的云状云量降水情况记录下来,作为指挥依据。”闫湖说。

南营炮点,大名鼎鼎。当年,第一批炮手来到这里时,还是一群血气方刚的年轻人。很快,顾明奇、王世军、白小平等一批退伍兵就喜欢上了这份工作,定向器、涡轮升降、发射回转,只要瞅着机会,他们就一试身手。

顾明奇对兵器爱到了极致,在他的班上,整个炮身被擦得锃亮,用具整整齐齐,无一遗漏。他还将废旧炮衣剪裁缝成了防火帽塞、轮胎罩,兄弟单位参观学习时,都对他赞叹不已。

岁月更迭。如今,第一批炮手中只有刘兆年仍在人影岗位上。这位中年汉子,话语不多,温文尔雅。“一辈子和水打交道,山上水、天上水……是缘分也是职责。”刘兆年脸上依然满是笑容。


耕 耘


真正的改变是在2010年。在甘肃省气象局的支持下,7月25日,武威市人工影响天气办公室正式成立,武威市政府启动人工影响天气作业基地建设项目,机构、人员纳入编制,人影经费列入财政预算,武威人影工作步入快车道。

这一天,20门新式火箭架披红挂彩,一张张新面孔容光焕发,他们大多是共产党员,是村干部,他们以炮手的身份开始了新的耕耘。

很多人以为,翻过祁连山就是一马平川,只有到过的人,才知道山从不孤单。当你站在制高点上,一眼望去,山连着山,岭连着岭。

从武威城出发,沿金塔河向西上行,宛如穿梭在巨大的手掌中,群山蜿蜒间,大小支流随处可见,远眺海拔4874米干沙鄂博雪山,地貌从荒漠、草原逐渐向森林、雪山延展,幽静寂寥,美不胜收。

天祝藏族自治县旦马乡,就位于祁连山上的一处高地上,这里人工影响天气作业量常年稳居全市前三。

“这几年,山上越来越绿了,我家的草场特别旺,今年雨水特别好,雨下顺了。”住在旦马乡细水村山顶上的杨礼说。

细水村海拔2853米,作业方向正对着干沙鄂博雪山。今年四五月,细水作业点发射火箭40多枚,枯黄色的草地很快都被雪盖住,变身雪山。

沿着151和152县道,翻越两座大山,便是大水村。三年前,武威市人影办在这里建成人工影响天气标准化作业点,灰墙灰房和村文化广场互为映照,作为一处景观,令村支部书记常志铖很是骄傲。

今年春天,他家的母羊像是商量好了似的一下子产出上百只小羊,全村则齐刷刷多出几千只小羊。到了秋天,一只小羊能卖1000元 钱。草盛羊肥,全村人高兴地说,这都离不开人工影响天气作业。

从大水村再往前走15公里,就是横路村,作业点坐落在半山腰上。山里的雨说下就下,只要看到黑云从大雪山上压过来,村支书周长斌准会操着粗壮的口音打电话给值班人员。“打得勤,下得多,这是好事!”周长斌说话干脆。

深入祁连山,沿宽沟河向上走,马场滩、冰沟、祁连三个作业点品字形排布。

祁连镇的作业点在天峰岭脚下,地形条件好,作业效果明显。“从2010年作业起,流经村里的宽沟河就没有断流过。”祁连镇祁连村原村支书胡玉庆说。

沿着张哈线穿行,便来到大红沟镇。这些年,大红沟镇大红沟村的游客越来越多,纯正菜籽油小有名气了,大红沟村原村支书张前德的脸上挂满了笑,他说,火箭打得多,雨水就多,油菜就长得好!

王永龙、贾玉生、兰成禄、陈登山、王伟珍、陈延福、陈秀德……守护祁连山的人影工作者,一口气是说不完的。他们不仅是人影界的勤奋工作者,也是致富路上的带头人。

如今,胡玉庆、周长斌的儿子已经接过父辈的班,成为新一代炮手了。


逐 梦


来到武威市人影办,甘肃省人影工作先进集体、全省重大气象服务先进集体、全省气象工作突出贡献奖……一个个牌匾静静地诉说着“播雨者”的荣光。

过去十年,武威人影累积作业5450点次,发射高炮20955发、火箭16905枚、焰弹15250个,火箭作业点、作业量、作业人员数量位居全省前列。

有了祁连山,一条条河流才滋润了一片片绿洲,石羊河如此,河西走廊如此。

近年来,围绕祁连山生态修复,武威市人影工作焕发出新的活力。

“围绕祁连山生态修复,我们建成作业点72个,其中火箭点45个、高炮点14个、固定烟炉点9个、焰弹点4个,作业覆盖面积6000平方公里以上。”这些数字看似枯燥,但在武威市人影办主任李光明的嘴里,却如数家珍。

与过去相比,武威市人影作业有效性与安全性大幅度提升。2019年至2020年,武威市建成标准化作业点11个,实时监控24小时畅通,物联网直达指挥中心。

作为甘肃最早开展人工影响天气的市州之一,经过20多年的发展,武威人影地面作业保障能力和作业规模位居全省前列。

正午时分,阳光洒在田野里,绿色黄色交相辉映,祁连山白雪皑皑,一幅动人的美景。守护这份美景的“播雨者”,是真正的幕后英雄。

今年6月13日中午,30岁的人影工程师王兴涛坐在电脑前,正在等候空域系统批复,此时哈溪河沿线几个作业点已严阵以待,即将开展一次增雨作业。

15时25分,蜂鸣器响起,只见他轻点鼠标:三分钟,开始!这个指令即刻传送给每个作业点,一枚、两枚、三枚、四枚,在大屏上,每个作业点悉数在线,清清楚楚。

6月下旬以来,酷热天气持续数日,位于武威城上游40公里处的西营水库,已经40多天没有雨了,水库快要见底了。

8月10日下午,正在休假的水库管理所职工鲁银寿,手机里接到这样一条短信:预计未来6小时祁连山区将出现明显的降水过程,主要降水时段在20时,累积降水量将达20至30毫米。

他立马给人影作业指挥孙占峰打去电话,详细询问这次的降水情况。

得知满足作业条件,鲁银寿撂下电话,骑上摩托就出发了。

“西营已经准备好了,请申请空域!”19时40分,鲁银寿已经候在炮点上。

雨,马上就要来了。

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